閱讀歷史
換源:

第一章送到我房間

  巨大的游艇上,燈壁輝煌,觥籌交錯,來往的賓客個個盛裝打扮。

  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里,池歌將男服務生的衣服穿上,細心整理了一下領帶,隨后快步向一群富家名媛身邊走去。

  “今晚要聽什么小道消息?”

  池歌之所以掌握那么多名門富豪的八卦消息,都是在權家無聊時,聽傭人們講的。

  權家,站在金字塔頂端的家族。

  而繼承人,權懿泊,就是池歌素未蒙面的丈夫。

  確切的說,自己是被池家賣給權懿泊的,據說——賣了二十萬。

  二十萬不多,自己多打打工,存夠了錢,一定能把自己贖出來!

  如今還能靠給名媛們賣點八卦賺錢,希望就在前方。

  “帥哥,你有沒有權懿泊的八卦?”

  “權懿泊的八卦?!”

  怕什么來什么!

  池歌的臉上露出一絲為難。

  站在池歌身邊的名媛,看了一眼她的表情,連忙從包里拿出五百遞了上去。

  數了數女人遞上來的五百塊錢,池歌沉默了,這可是白花花的銀子啊,是自己從權家贖身的希望!

  “三千!你不就是嫌錢少嘛,這下子總夠了吧!”女人再次把錢拍在池歌面前。

  池歌眼睛一亮,她不是嫌錢少啊,是壓根沒想到權懿泊居然那么值錢!

  不過也是,權懿泊素來神秘,沒有一家媒體敢報道相關新聞,自然不少人對他充滿了興趣與好奇。

  池歌腦海中搜羅,她掛名丈夫的八卦。

  好像,沒有……

  不過沒有就更好說了,她可以胡編亂造。

  池歌想到這里笑意盈盈,將錢順手裝進了口袋中。

  “權家繼承人權懿泊是吧?他去年結了婚,現在在國外呢,不過長相嘛……”

  池歌拖長了聲音,心里卻犯了難,自從被那坑女兒的老爸賣給權懿泊,她就沒見過這男人長什么樣。

  結婚證上僅有的合照還是P上去的,渣像素連五官都看不清楚。

  那女人見池歌一直不說話,再次塞了一把錢在她手里,緊張的咽了咽口水,“權懿泊的長相怎么了?”

  池歌看著手里的錢屈服了,她清了清嗓子又將錢裝進了口袋中,在腿上拍了一下。

  “那權懿泊神神秘秘的,還能是為什么?就是因為長得丑啊!大鼻子圓盆臉,跟那古代傳說里的年獸似的!而且不僅丑還特別變態呢!”

  “啊?不是吧!”眾人都震驚了,傳說中讓帝都名媛前仆后繼的鉆石王老五居然長這個樣?

  “噗!”宿陽帆站在一旁聽著這些人的話,憋笑憋得肚子都疼了。

  原本他還不樂意自己的八卦只賣了兩百,而好友權懿泊的卻三千多,可現在看來,三千的八卦也沒什么好的。

  他用手肘拐了拐一旁優雅的喝著香檳的男人,語氣中還帶著玩昧,“懿泊,聽到沒?你都被妖化成什么樣了?”

  權懿泊挑了挑眉,沒回答他,黑如潑墨的眸子看著在那邊眉飛色舞的池歌。

  她的手上戴著一雙白色手套,西裝革履的穿著一身西裝,不大合身的剪裁在她小巧的身子上顯得格格不入,帽檐壓低把小巧白皙的臉遮去大半。

  有意思!權懿泊饒有興致的抬著手里的酒,大步走上前去。

  “你說說,他是怎么個變態法?”醇厚的聲音猶如剛剛啟封的美酒,從人群后傳來。

  看清了男人的相貌,眾人都一下子愣住了,男人五官俊朗得像是藝術家手里絕妙的雕塑,一雙黑曜石般深邃的眼鑲嵌在上邊,好看得叫人挪不開眼。

  池歌還算比較淡定,很快回過神來,小手朝著男人面前一伸,得意洋洋的笑道:“要問問題,按規矩辦事兒。”

  她干這一行也干出來名氣了,也就立了規矩,來問事先上‘貨’。

  還沒等權懿泊說話,宿陽帆就忙不迭地將錢遞到了池歌手里。

  池歌美滋滋的裝好錢,皺著眉頭嘖嘖兩聲,小臉上寫滿了嫌棄,“他公司的女員工,都被他給逼走了,所以權氏集團如今都成了和尚廟!我曾經不小心見過他一面!足足惡心的吊了一星期的鹽水呢,簡直是叫人不堪回首……”

  宿陽帆聽得笑出了聲,盡力憋著笑繼續追問:“那他不是結婚了嗎?他老婆呢?你見過嗎?”

  “他老婆?當然見過,還熟得很呢。”池歌在心里笑出了聲,那不就是自己么?

  她笑瞇瞇的開口道:“他老婆當然跟她不一樣!美若天仙不說,心地還特別善良,權懿泊也不知道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,才娶到那么好的媳婦兒!”

  眾人紛紛表示訝異。

  “真的假的呀,那豈不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?”

  “簡直是豬八戒娶媳婦兒!”

  宿陽帆在一旁聽得差點兒笑岔了氣。

  “叫她送酒到我房間里去。”權懿泊面無表情的低聲對著宿陽帆開口,抬著酒杯就離開了宴會廳。

  而宿陽帆一聽這話,頓時興奮起來。

  想起昨天池千玨說要在權懿泊房間給他弄一個超大的驚喜,他摩拳擦掌的抖摟抖摟身子。

  這下子可有好戲看咯!

  小說《盛世獨寵:權總,夫人又悔婚了!》 第一章 送到我房間 試讀結束。

棋牌充值不到账怎么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