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歷史
換源:

第1章上錯床

  G市最豪華的酒店一樓的候客廳里,安逸再次低頭看了看手機時間。

  已經快要十一點了,老板明明說過,那個人十點就會過來,可是為什么現在都還沒出現?

  她有些焦急不安,捏著自己的手指狠狠地掐著,時不時出昂首張望,因為緊張,她的指尖都有些發冷。

  又等了幾分鐘,還是沒有人出現,她把邱添給她的房卡拿出來看了又看,卻不敢給要見的人打電話催一催。

  她怕自己一聽到那個男人的聲音就會放棄,她沒資格有這樣的想法。

  直等到一個電話打來,她才匆匆跑進電梯,來到約定好的房門前。

  猶豫了好一陣,她鼓起勇氣推開房門。

  奇怪的是,房間并沒有鎖,她包里的房卡也就沒有派上用場。

  里面一片黑暗,伸手不見五指,空氣里彌漫著淡淡的酒味和男人的香水味,這讓她有些心虛,遲遲不敢真正走進去。

  忽然,一股強勁的力道將她往里一帶,她整個人不受控制地跌入一人懷中,一股男性荷爾蒙的氣息瞬間侵占她的大腦,讓她心口瞬間劇跳。

  “放開我!”安逸使勁掙扎,可就是不能掙脫男人的束縛,反而讓他完全把自己控制住,在他懷里動彈不得。

  男人輕聲靠在她耳邊,身上的酒精味不斷侵蝕她的思維,他帶著嘲笑說:“怎么,來這兒了還想裝裝清純?我喜歡乖巧的,所以這些欲迎還拒的把戲就不要在我眼前演了。”

  這話一出,安逸果然安靜了下來,想到自己的目的,她強忍著驚慌,被他帶到了床上。

  夜,漫長而旖旎。

  清晨第一縷陽光從落地窗撒進房間的時候,男人已經清醒過來,**著上半身冷冷盯著還在熟睡的女人,良久才起身洗漱。

  “琛風,藍家小姐要回來了,你準備準備,我希望你們能夠走到一起,最好趕緊把證領了。”老頭子的話還在他耳邊回響。

  洗澡換好衣服之后,許琛風從浴室出來,正巧床上的安逸已經幽幽轉醒,她愣愣地盯著他,說不出話來。

  昨晚黑燈瞎火,她沒看清楚,這時候看著許琛風身著一身黑色西裝,面上隱隱有些容色陰郁,好像溫和卻又帶著一抹疏離感,英俊的臉上一雙深邃的眼眸幾近墨色,叫人看上一眼便會輕易淪陷。

  安逸有點害怕的低下頭,現在的她,沒有資格談感情,她和眼前的這個男人只是一場交易,她現在只希望,這個男人能完成他們之前的承諾,好讓昨晚自己的付出不變成一場笑話。

  邱添告訴她,昨天會來的男人是本市數得上名號的有錢人,為工作常年在外地奔波,所以都近四十歲了也沒老婆,特意抽空回來一趟,就是想和安逸見上一面。

  顯然的,眼前這個西裝男比她想象中要年輕很多,尤其還十分英俊,她低下頭想,或許自己的決定并沒有錯。

  如果非要找一個人包養,為什么不能剛好是個有錢人的帥哥?雖然她現在也沒有反悔的余地,都已經被吃干抹凈,為什么不把她應有的“報酬”拿到?

  另一邊,許琛風看著眼前低著頭的女人,眸里掠過一抹深思,昨晚女人的青澀緊窒讓他意外,他心頭掠過一個想法。

  從相貌上面來看,安逸的確很有優勢,微微帶藍色的眼眸,雪白的膚色,在加上一米七五的身高讓她整個人看起來十分高挑,這大概就是貴族血統唯一給她留下的禮物了。

  “劉先生,您……您如果還滿意,不如,不如先給一部分錢給我。”對于這樣的話,她羞于啟齒,將腦袋差點埋進被子里。

  很好,這個女人昨天來這里竟然是出來把自己賣了的。

  想到這里,許琛風的笑意徒然收回,站在她面前,居高臨下的道:“我可不記得我姓劉。”

  他的話讓安逸瞪大了眼睛,他說:“記住了,我叫許琛風。”

  許琛風?不就是那個她在酒吧門口想要收拾的男人嗎?安逸霍地抬頭,臉色驚白。

  記得當時他也是這樣的語氣說出了自己的名字,完了完了,她這下總算反應過來,自己認錯了人,還被大仇家給……這可如何是好。

  可這也怪不得她,那天已經很晚了,酒吧門口昏暗得很,她也沒看清男人的模樣,要不是這個名字提醒她,不知道還要出糗到什么地步。

  “啊!那個,我,我還有事,先走了!”安逸慌慌張張地爬起來,慌亂的把衣服套上,緊緊捏著手機,不顧渾身酸痛就要往外面走。

  卻在經過許琛風身邊時,被他抓住了手腕攔下來。

  他唇角輕挑:“怎么,知道是我就要跑?乖乖坐下,我不會計較那天你打人的事兒,還會給你想要的那一筆錢,只要你聽我的話。”

  其實安逸想一巴掌呼過去,然后高傲地離開這里,但是她真的很需要這筆錢,不管怎么說,她的代價已經付了,眼前這個人是G市出了名的黃金單身漢,雖然他們有點私仇,但也不是無法忍耐。

  不管了,先拿到錢比較重要!

  所以安逸甩開許琛風的手,氣沖沖地回到自己位置:“許先生,我為之前對你動手的事情道歉,但那真的是一個誤會,那天酒吧同事說她遭到騷擾,你又剛好出現,所以我就誤會了,并不是故意要……”

  “跟我結婚。”沒興趣聽她說那些廢話,許琛風直接說出心里的想法,“你需要一筆錢,而我正好需要一個妻子。”

  其實他也不是非她不可,只是老爺子催得緊,一個花錢買來的妻子總會聽話許多,再加上,這女人身上有他想要的東西,何樂不為?

  “啊?許先生您剛才說了什么?”安逸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  許琛風白了她一眼,他的話從不說二遍。

  小說《首席大人的溺寵嬌妻》 第1章 上錯床 試讀結束。

棋牌充值不到账怎么办